这群裸辞的年轻人,想给自己放一个暑假

宿迁新闻网2019-08-22 13:01:38



一线社畜的中场休息。


本文系网易看客栏目(公众号:pic163)出品。



据智联招聘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9年夏季,全国平均45.1人竞争一个岗位。


尽管就业形势激烈,上半年还是有90.4%的职场人产生了裸辞的念头,其中有裸辞念头的90后职场人更是高达91.8% 。



《我,到点下班》剧照


我和几位裸辞的90后聊了聊。


他们都处于25-30岁的区间,比刚步入职场的新人少了一些任性,比有娃有房贷的中年人又多了一分从容。


在职场上厮杀久了,他们都体会过现实与期待的落差,或多或少正在经历“四分之一人生危机”。裸辞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这份危机,同时也给了他们进一步认清自己的机会。


为什么决定裸辞?裸辞后生活有什么变化?如何度过待业时期?以下是他们给出的思考与答案。



裸辞~特~别~爽(张亚东语气)


小彭,27岁,沪漂,2019年3月待业至今


小彭最近觉得自己的生活被“偷窥”了。


今年的新剧《M的新生活》第一集,女主角大岛M就干脆利落地辞职了。



《M的新生活》被称为社畜裸辞宣传片


剧中,让大岛M决心辞职的是一种叫“过度通气综合征”的病,具体表现为呼吸困难、心悸、出汗。


几年前,小彭刚辞掉7天坐班、24小时待岗的工作时,身体也出现了这样的疲劳反应。



与过度呼吸一样,这是因为精神紧张、压力过大等急性焦虑而引发的病症,小彭为此辗转了5家医院。


病愈之后,小彭又马不停蹄地进了喜欢的公司。那是一份重复性很高,天花板很低,但薪水还不错的工作。


四年间,她见证了公司元老的出走、三轮高层更替,经历过办公室恋情、职场性骚扰和同事斗争。


“同事斗争就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。”


最初的“喜欢”逐渐被消磨,公司与家之间方圆3公里的范围慢慢变成了一潭死水,小彭浮不上来,也沉不下去。



这些有如溺水一样挣扎的日常,和M的生活如出一辙。图为《M的新生活》剧照


辞职的念头不时闪现,但她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契机,直到春节前后,一个待业2个月的朋友告诉她,自己找到一份跟投资有关、待遇还不错的新工作。


小彭问他:“40K吗?”这大概是她们公司高管的薪酬标准。


朋友说:“不止。”


看着别人改变之后变好,踟蹰已久的小彭瞬间被击中。她痛快地递了辞职信,尽管当时的她还没有任何打算。



《逃避可耻但有用》剧照


说辞就辞的快乐,谁辞谁知道


在这个北半球最热的夏天里,通勤的酷刑宣告废止,“再也不用闻着别人的腋下挤公交了。”


也不再有昼夜不分的微信轰炸,“玩手机”就是玩手机而已。



待业的几个月里,小彭最常玩的游戏是《分手厨房》和《荒野大镖客》。


为了辞旧迎新,小彭拿着离职发的项目奖金,兴致勃勃地买了私教课。


她只挑工作时间去上课。那会更衣室不像晚上或周末那样,满地都是洗澡水和头发;人少,教练有空还会免费加授15分钟。


等大批下了班的白领涌进健身房时,小彭已经练完回家了。“六七点钟,正好赶得上定时定点的垃圾投放。


偶尔,她会在热天的午后,听着歌,洗个澡,清洁、脱毛、去死皮,擦两遍身体乳,再敷一个保湿面膜 ―― 再繁琐也不要紧,因为她不用赶时间了。



小彭有了很多时间去看展览和演出。


裸辞并没有想象中冒险。


只是,大龄、未婚、无业,小彭和大岛M一样,每个“人设”都触及了社会框定的标准。她们都遇到了同样的质问:“你以为辞职真的能让自己改变吗?”


辞职在家的日子里,母亲劝她赶紧去上班,不然就先把婚结了,或者准备出国留学。


但在她看来,这些不过是缓兵之计,“终究不是解决方案,它无法填满你的人生。”



小彭在记事本写下今后可以做的事情,其中一个选择是经营Airbnb。


小彭当然知道,生活很难被一次裸辞彻底改变,但不管怎样,至少她给自己放过一个暑假。


一个工作日的下午,她和辞职准备出国读研的朋友一起去逛街,往常大排长队的 Zara  冷冷清清,导购也拿出平时少有的耐心,笑呵呵地接待她们。


尽情挑选、互相摆拍后,小彭最终买到了便宜又称心的打折夏装。


朋友则忍不住感慨:“不上班太爽了,让那些还在写字楼里的人都去死吧!”




“好幸福”




“裸辞后,

我试着女朋友包养我”


毕镜,27岁,上海土著,待业4个月


今年4月,毕镜辞掉了他人生的第一份工作。


其实他对这份工作很有感情,就在提辞职前一天,他还发了入职四周年的朋友圈。


但空降的新领导凭实力摧毁了这份感情。


在这位喜欢吹牛皮的新领导身上,毕镜看不到任何与岗位匹配的能力,同事们也怨声载道:


“傻X领导不配拥有我们


一直以来,毕镜都想和同事们一起做点很酷的事,那么事到如今,这件事只能是一起辞职。




然而裸辞后的每分每秒,都比想象中难熬。


办完离职的第二天,毕镜就开始在家做简历了。


他把几款主流的求职App都注册了一遍。待业的第一个月,他投出了100份简历。


其中一款APP的个人应聘记录里,有个叫“已储备”的列表。它告诉毕镜,HR已储备该简历,如有需要会随时联系。在毕镜的理解里,这意味着他投出的简历没有石沉大海。


于是他怀着期待,像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一样等待着HR的来电。



前同事分享给毕镜的一首诗。


漫长的等待中,日常生活不可避免地失去了原本的节奏。


不再有同事每天准时在群里问“中午吃什么”,毕镜把早午饭并做一顿,随便吃点面包零食。


网购频率也不可避免地降低了。


淘气值早已跌破1000,“我已经没有资格续费阿里的‘88会员’了。”



《M的新生活》剧照


为了省钱,他停掉了迅雷和百度网盘的会员。


女友的生日礼物预算则直接砍掉了一个零,从一个包包变成了1000出头的AirPods。


最喜欢的乐高当然也舍不得再买。在等待HR回音的过程中,他怀着“这是今年最后一个乐高”的心情,把去年双十一的囤货一块块拼完。


还好MUJI一再降价,让他能用89元买到体面的衬衣。


三个月后,女朋友成功跳槽到另一家公司,升职,加薪。而他还是没有工作。


他尝试让女朋友用每月1800元的费用包养他,“我可以做家务和买菜”,被女朋友拒绝了。



毕镜给女朋友做的菜。


事实上,他和女友都是上海本地人,不用付房租,每天还都有存款利息和理财进帐,“没有太大的经济压力但在更长远的人生计划里,他需要为结婚攒够一定数量的钱。


很显然,待业打乱了这个计划。


他给自己划拨了2万的待业预算,希望能在这笔钱花完之前找到新工作。


只是整整三个月,没有一个HR回应他的简历。


有天他打开招聘软件,发现“已储备”列表的名字变成了“不合适”。那一刻,毕镜决定不海投了,就这样呆着,“等自己被工作找到”。



裸辞后,毕镜把原本贴在门背后的理想户型图摘了下来:“今年还是算了”。


在裸辞的第四个月,命运总算眷顾了毕镜七月的一天,跳槽到其他公司的领导向他抛出了橄榄枝。


早8晚9,7天无休,台风过境的周末,毕镜在公司加了整整两天班。


入职第一周,他忍不住在前同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:“我为什么想上班???”


同事回他:“那明天就去提辞职。”




在家躺平一年半,我彻底自闭了


小原,29岁,北漂,待业一年半


再次“卑微进入职场”的还有小原。


小原是失业阵线联盟里资历最深的一个。2018年年初,27岁的她还是个大厂办公室里黑着眼眶熬着夜的值班编辑。


“我最怕的是通宵班还来大姨妈。”


早班、晚班、通宵班三班倒,再加上领导是个咆哮帝,小原一直干得不是很痛快。一次值早班被大声骂脏话后,当天她就把辞职信拍在了领导的桌上。


“就这样吧,老子今天要走了。”



《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》剧照


长期累积的厌倦和疲惫在那天全部得到了释放。


辞职后,小原关掉了凌晨五点半的闹钟,每天和猫咪一起睡到自然醒。


时间一下子多了起来,趁着工作日,她刷了北京的N个公园;偶尔做一下雅思试卷,准备申请英国留学。


“非常的舒适,就好像躺在一个舒服的被窝里。”



关闭闹钟


但计划并不如想象中顺利。


半年多时间里,小原一共经历了六次考雅思失败;在出租屋躺久了,幸福感也慢慢消失了。


被窝里的“舒适”像沼泽一样包裹着她,一切都朝着自废武功的方向迅速奔去。


与社会隔绝的信号,是越来越不活跃的微信。男朋友的工作群周末依旧滴滴个不停,而她的聊天列表,却安静得像一泓死水。


她开始变得怕生,比如害怕碰到快递小哥上门;说话也怯怯的,叫滴滴的时候只能把手机扔给男友。


最严重的时候,她每天在出租屋里对着猫说话,或者只是玩QQ斗地主,从早玩到晚。



《逃避虽可耻但有用》剧照


考雅思、出国留学、当自由摄影师……裸辞将妄念一件件打破。


小原已经1年没工作过,“感觉自己废了”。


待在出租屋的这段时间,北京不知不觉就换季了,从盛夏变成深秋,再变成雪茫茫的冬天。


她开始羡慕上班的人,“至起码,你知道自己每天会到什么地方,坐在什么样的桌子前。”


一次和朋友创业失败后,她决定出门找工作。



踏出出租屋的那天,北京下了一场大雪。


手握大厂的工作经历,前半段小原都比较挑。


五道口的小产业园,太破;创业公司的办公桌,太挤,白炽灯也不如前东家的通透明亮。


但她很快就挨了捶。


她的预期月薪是1w,“好歹也算平薪入职”。结果HR告诉她:“7000,已经很高了。”


在被挑挑拣拣的过程中,简历里的那点底气逐渐被消耗,她把预期从一万元自动调低到8000元,结果依旧被刁难。


“原来裸辞超过两个月,你就丧失了和HR讨价还价的筹码。”



《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》剧照


降薪求职,前狼后虎,就这样寻寻觅觅了半年多,小原终于赶上了一个“千载难逢”的好机会。


收到某厂“月薪一万一的offer”那天,她请男友吃了一年半以来,第一顿自己掏钱的大餐。



《逃避虽可耻但有用》剧照。


入职第一天,小原在朋友圈发了一段仅自己可见的话:


“回顾过去的深渊,裸辞就是那个软绵绵的被窝,你可以躺,但不能一直躺。你必须在被锤和徐徐躺平之间,找到一个中间地带。”



如今,小原正在逐步适应新工作;毕镜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,坐1个小时地铁去上班;小彭则试着用PS给自己做一份漂亮的简历,每改一个字都要动到工程文件,把自己绊倒在走向新生活的第一步。


但无论是谁,都从未后悔过裸辞 ――


“当上半场结束,你需要中场休息。从每天的钢筋水泥、拥堵加班、搏杀追逐中暂时抽身,等待灵魂归位,生活重建,掏空的身体重新被灌满,再开始下半场也不迟。



《悠长假期》剧照


而对于想要或正在“中场休息”的朋友,小彭有几点建议:


1. 存款很重要,一笔 fuck you money 能让你在糟糕的工作中有说辞就辞的底气;


2. 休息很重要,但休息不是堕落;


3. 找到自己,比找到工作更重要。



《M的新生活》剧照


最后,愿你在悠长假期后,拥有颠簸无悔的人生。



参考资料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[1]《2019年夏季中国雇主需求与白领人才供给报告》,智联招聘

[2]《2019职场人年中盘点报告》,智联招聘



供图 受访者供图 | 撰文 阿芙拉 | 编辑 简晓君


更多内容请关注公众号:pic163

热销商品